笔趣阁 > 未分类 > hp狂奔的戈耳工 > Ch51Poison
    hp狂奔的戈耳工 作者:薄山散人

    



    Ch51Poison



    毒药Poison

    哈利

    一整晚哈利都睡得并不安稳,他思索着斯内普和马尔福之间的秘密,偶尔还会有图卡娜和唐克斯从脑海中一闪而过,这个圣诞假期韦斯莱夫人实在邀请了太多的人,这种热闹让哈利有些吃不消。

    第二天他一早就醒了,罗恩醒的竟然比他还早。罗恩沮丧地盯着一条粗金链子,只见那链子上无比明显得写着几个金字:我的甜心。

    “拉文德送的,”韦斯莱男孩有气无力地说,“她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戴吧。”

    罗恩肯定无比后悔交了拉文德·布朗做女友,哈利暗自思忖。赫敏对拉文德一向十分厌恶,就连哈利也理解不了,但罗恩总归是他最好的哥们,他没有什么可置喙的,只要罗恩开心就好,可是哈利觉得罗恩最近更抑郁了。

    “或许我可以把它转送给图卡娜。”罗恩把那链子挂在手指上,金黄的“我的甜心”在空气中晃晃悠悠,“反正我忘了给她准备圣诞礼物。”

    “你肯定是被弄昏头了。”哈利笑着说,“我劝你别这么干,如果让她知道了原委,图卡娜准会用咒语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女人都是疯子,”罗恩摸着自己的脖颈,“就像赫敏和麦克拉根……一样,赫敏真的和麦克拉根好上了?”他似乎对那次撞见赫敏与麦克拉根亲嘴的事依然耿耿于怀。

    “我看赫敏不怎么乐意。”哈利说着,发现床尾放着两个圣诞袜,一个是自己的礼物,另一个多半是图卡娜的,被错送到了这里,“我去找图卡娜和金妮来一起拆礼物。”

    哈利向楼梯上的房间走去,而罗恩在他身后不满地嘟哝:“别那么多事,哥们。”哈利并没有理会,然而金妮的房间中只有她一人。

    “其他人都去哪儿了?”哈利问。

    “我不知道。”金妮含糊不清地说,她脸色发红,一连咳嗽了几声。

    “你在发烧!”哈利关切地叫道。

    “没事。”金妮用手帕擤着鼻涕,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门,“书房里大概有药,我……唔咳、咳,去喝一瓶大概就好了。”

    哈利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来到书房,图卡娜也在里面,她好像刚刚起床,正匆匆地将衣服往头上套。“斯内普昨晚没有住在这里吗?”哈利有点奇怪。

    “哦、哦,斯内普后半夜就走了……”图卡娜愣了一愣,“我是说,我昨晚下来找退烧药的时候没见他在这儿,于是索性就在这儿睡下了……”

    图卡娜看起来实在是光彩照人,看来她也受到了陋居生活的滋养。老蝙蝠肯定早就走了,不然图卡娜怎么能忍受和他共处一室,这是当然,哈利心想。

    “桌上坩埚里就是斯内普熬的退烧药剂,快叫金妮喝下去吧,哈利,她浑身都烧红了。”图卡娜温柔地说着,弯下腰系紧了鞋带。

    “他不会在这药里下了什么毒吧?”哈利疑虑地朝黑漆漆地锅中望去,原本昨夜莱姆斯带老蝙蝠来时他便充满了不满,这么做实在是太不谨慎了,但好像韦斯莱夫妇和唐克斯都不赞成他的看法。莱姆斯甚至还说,斯内普接近马尔福是可能邓布利多的授意……

    “他好像还没坏到这种地步,哈利。”图卡娜浅浅笑道,“反正我喝了一剂就马上恢复了。”

    “是啊,哈利。”金妮发话了,她无力地倚靠在哈利的肩头,令他浑身上下都飘飘然起来。“他至少看到我和图卡娜的感冒症状之后,专门为我们熬了退烧魔药呢。”金妮紧盯着图卡娜说,“他的魔药水平很高,就连莱姆斯也称赞过,不是吗?”

    金妮喝下药后果然好转起来,哈利不愿意让老蝙蝠占用他的太多时间,很快就将此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回到了卧室,四人很快各自将自己圣诞袜里的东西都堆到了行军床上,看起来颇为壮观。

    “那么……韦斯莱夫人的礼物早就被我穿在身上了。”图卡娜扯了扯自己身上毛衣的袖子。

    “我也是。”金妮笑着说。

    哈利挑出韦斯莱夫人亲手织给他的那条,毛衣的胸前是一个浮夸的巨大金飞贼,哈利看着两个姑娘身上的毛衣,总觉得她们身上穿的比他拿到的更好看。双胞胎兄弟还给他们每人送了一大盒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的产品,不过他们都没敢冒险打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捉弄人的东西。

    “一本书,肯定是赫敏送的礼物。”金妮说道,“教你如何让他……”她将书名读了一半,便不再读下去了,然后将书本压在了坐垫底下。

    “梅林哪!”罗恩朝金妮叫道,表情酸溜溜的,“赫敏送你了一本恋爱宝典!”

    “少说两句话吧,罗恩!”金妮生气地说,“你根本是在嫉妒我,你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今年为什么没收到赫敏的礼物。”

    “让我反思?该反思的人分明是她!”罗恩叫得更大声了。

    “噢,有人送我了一瓶魔药,让我立刻喝下去,但没有署名。”图卡娜拿出了一个玻璃瓶,若有所思地看着里面淡黄色的液体,又打开瓶塞凑上去嗅了嗅。

    “来路不明的东西不要喝。”罗恩忠告道,“上次我喝了弗雷德杯子里的东西之后鼻子里冒了两天烟,我爸妈都以为我吸烟成瘾,差点让我住在外面花园的扫帚棚里。”

    哈利打开了一个自己的包裹,是克利切送的,他知道这样的行为有点冒失,但已经来不及了,包裹里的蛆蠕动着钻了出来,他大叫一声,惊得一蹦叁尺高,踢翻了图卡娜放在地上的那瓶魔药,而那些蛆被泡在淡黄色的液体里之后显得更恶心了。

    “不错,它倒是想得很周到。”罗恩哈哈大笑。

    图卡娜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一些发青,“克利切也给我送了一个礼物,我还没有拆开。”

    “还好你没拆,”罗恩将那个一模一样的包裹放在手中掂了掂,“又是一包蛆。”他总结道。

    ————————————————

    图卡娜

    “你不应该在这儿。”图卡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