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婉手握弓箭,警惕的靠在巷子角落,站在阴影之中,还没等她想好要怎么做,前方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满身血迹、歪着脖子的男人。许婉下意识想跑过去问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到对方纯白的眼眶,她硬生生停在原地,开弓搭箭,瞄准那个奇怪的男人。

    明明许婉就在他前方大概十米的距离,那个男人似乎完全没看到他,漫无目的的晃着,时不时发出像狗一样的嘶吼声。

    许婉心念一动,拾起脚边的砖头,向他身后砸去。砖块落地,发出巨大的撞击声,但是那个人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这种东西没有听觉,视觉似乎也会受限。还不等她继续实验,有人快步跑来,他大声喊:“刀疤,你怎么在这,市里好像爆发狂犬病了,乱七八糟的。”

    那个被称作刀疤的东西没有任何反应。

    夏元鸣心里奇怪,从他身后转到他侧边,还不等他说什么,刀疤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张大嘴,就要扑上来咬他。

    藏在后面的许婉大喊:“蹲下”,同时一只箭携万钧之力射向那个东西的头部。

    “刀疤”没了动作,扑倒在地。

    夏元鸣快速退到许婉身边,他这个时候借助路灯的亮光才看到“刀疤”身上的血迹,不知所措:“怎么回事啊……我刚从村里办完事回来,一路好多人在咬人,手机也没信号……”

    许婉没回答他的话,看了看四周,确认视线范围内没这种东西后,走近“刀疤”的尸体。那个东西彻底没了呼吸,瞳孔扩散。看来头部是他们的死穴。许婉强忍着恶心,把自己的箭拔了出来,上面沾着她不能细想的红白之物。她把箭身往尸体的衣服上蹭了蹭,重新装进箭袋里。

    夏元鸣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熟悉的活人,贴在她身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许婉听到脚步声,立刻拉着夏元鸣回到阴影下。

    又来了一个。“她”似乎看不到夏元鸣和许婉,只看到了“刀疤”,“兴奋”的跑到尸体旁边,直接对着脸上的肉下嘴。

    夏元鸣直面最原始的食肉方法,弯腰就要吐,但是他又害怕发出动静,不敢有任何动作。

    许婉拍了拍他的肩膀:“吐吧,他们听不到声音。”

    夏元鸣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等他吐完抬头的时候,尸体只剩一半了。许婉移开他的脑袋:“别看了,我要回家看一眼,你是跟着我还是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