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彧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火烧了起来,尤其是自己身上他一直以为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人,她的手还在摸他的下身……

    看着垂在自己胸前的蝴蝶结,齐彧射了。他喘着气,只觉得羞愤无比。

    许婉低头看了眼被浸湿的那块布料,又看看自己的手,也有点无措,她没想到女仆装对齐彧刺激这么大:“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让你这么快的。”

    齐彧全身红的简直要滴血,他只想用被子赶紧把自己埋起来。

    许婉觉得自己的话好像造成更大的刺激,讪讪的从对方身上爬起来:“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我去洗干净。”

    齐彧拉住裙子的一角:“不用的,我来洗。”他闷闷的从床上爬起来,又仔细把裙子一点点脱下来,放进洗衣房。

    许婉回房间重新穿好衣服,再次进入齐彧卧室的时候,他正在趴在桌子上写东西,许婉走过去,看见他正在画衣服:“你准备做新的衣服嘛?”

    齐彧放下笔,脸有点红:“只是随便画画。”

    许婉心想这还叫随便画画……她坐到旁边的凳子上,老老实实说:“对不起,别生气了,我以后不故意逗你了。”

    齐彧摇头:“没有,我没有生气。”他犹豫了一下:“你能陪我看电影吗?”

    两个人坐在凳子上,一起看齐彧挑的电影。等电影结束后,许婉已经快要睡着了,她比较喜欢看动作片(想歪的人自行面壁),基本没看过这种类型的文艺片,到结局也没怎么看懂,问齐彧:“为什么男主角一直不愿意下船啊?”

    沉浸在结尾钢琴曲的齐彧听到许婉的话,想了一会解释道:“我理解的是,女孩和船下的世界对他来说就像薛定谔的猫,不下船就永远存在着可能性。”

    许婉没听太懂:“他这种天才,如果愿意下船,肯定可以追到那个女孩的。”

    齐彧看了一会许婉,垂下眼眸:“天才也不一定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匆匆结束这个话题:“已经晚上了,我去厨房把中午的汤热一下。”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