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婉和夏元鸣被安排到了一个房间,齐彧则和朝策一起在临时搭建的实验室里进行着病毒的研究。

    不知为何,许婉从到这个地方开始就觉得心里闷闷的,她耳边总是回响着朝策说的那句话:“感染了病毒但是没有完全丧失意志变成丧尸的,东西。”再联想到前几天她做的噩梦,她猛的一激灵,不会这么巧吧……

    但是丧尸病毒爆发后发生的总总事情,她觉得搞不好还真的这么巧合。她开始心烦意乱。

    夏元鸣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便看见盘腿坐在床上的许婉正烦闷的揪着她的头发。他凑到她旁边:“怎么了?你又做噩梦了?”

    许婉抬头郁闷的看着他:“我有种非常不好的直觉。”

    夏元鸣被她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顿时脑补了一个非常不妙的结果:“你不会是说齐彧老师想那我们做病毒实验吧!卧槽,那我们现在赶紧跑啊!”

    许婉赶紧拉住就要收拾行李准备跑路的夏元鸣的手:“你想的也太夸张了啊,不至于不至于。”

    夏元鸣讪讪的移回手:“那你是什么直觉啊?不过我今天看到那个女——齐彧的老师,那架势还挺吓人的……”

    许婉双手托着下巴,闷闷的看着夏元鸣说:“我有一种直觉,齐彧老师说的那个实验品,可能是我认识的人。”

    夏元鸣瞪大眼睛:“你的同学?朋友?不会是个男的吧?”

    许婉撇了撇嘴:“你也知道的,许笃。”

    夏元鸣双目无神的坐到她旁边,学着她的动作使劲扒拉了一下自己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不是我说,怎么又来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