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裙子的夏元鸣退后一步,对着许婉行了一个标准的电影里常见的女仆礼,他因为羞耻而绯红的脸配上纯白的蕾丝裙,简直美艳的不可方物。

    要不是为了配合这个所谓的“游戏”,许婉简直想立刻扑到他,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了为什么夏元鸣和齐彧都那么喜欢让她换各种衣服穿,无它原因,就是好看!美丽的已经超出了所谓的色情范畴,简直像一门艺术。

    夏元鸣站好,指向身后的商品:“小姐,本店新到的衣服,请您挑选。”

    不大的店铺已经摆好了各种服装,有些许婉见过,有些她从没见过。齐彧的动手能力再次深深震撼到了她,一套又一套的复古长裙简直让她目不暇接。一想到以后可以每天都换着穿,许婉索性随意挑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抹胸长裙。在她挑完后,夏元鸣上前帮她换衣服。

    许婉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和身后的夏元鸣,有种神奇的姐妹感。

    夏元鸣垂头忍不住舔了舔她的脖子,然后用牙齿咬住许婉身上长裙背后的拉链,一点点拽下来。许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说:“你可真会玩……”

    夏元鸣松开已经被拉到底的拉链:“我那么多小电影不是白看的啊。”

    ……还挺骄傲……

    不多时,在夏元鸣的帮忙下,许婉的裙子已经被褪到腰部,整个人在夏元鸣的牵引下靠坐在身后柔软的沙发上。夏元鸣跪坐在她身前,自上而下的舔舐着她的身体。那层附着在乳头的薄薄的柔软物体被夏元鸣啃咬下来,然后是下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