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3)
    不过因为太任性地提速,虽然惩罚了这位凡人的王子,可是鹦鹉也深受其害,趴在它羽背上的大王子稀里哗啦地吐啊吐,把昨夜吃的隔夜饭全部都吐了出来,吐得四肢无力,形象全无,把鹦鹉光鲜亮丽的毛发吐得全是秽物,还有馊味弥散。

    恶魔大人嫌弃地飘到鹦鹉的头顶上站着,他也有惩罚这只凡人的意思,你一介凡人没什么事洗什么澡?浇灭了自己的魔法不说,还用葡萄美酒引诱自己,后来又刻意提起王后手里的水晶魔法球,害了他吸收的灵气有了对抗,导致引以为傲的黑发变成了灰白的颜色

    由于鹦鹉的全速前进,很快的,他们就飞到了传说中的荆棘国上空了!

    宽阔的土地上,森林原野,山川与河流,人类与动物,他们保持着原有的形态,可是外表全部镀上了一层石灰层,就像把这个国家里的物件全部包裹在石块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却维持着原本的动作,不管风霜雨雪,他们依然栩栩如生,屹立不倒,像等待苏醒的那一刻的到来。

    老大鹦鹉放慢了飞行速度,俯瞰着大地,问道,他们是被结界封印了吗?

    恶魔当然也感应到了结界的威力源源不断地涌来,而且还有股熟悉的气息,布下结界的魔物,应该是他的熟人。

    可恶魔大人刚从沉睡中醒来,熟悉的气息来源于谁,他一时也没想起对方的身份。

    大王子揪下一根羽毛揩了揩嘴边的秽物,有气无力的问:使使者大人,您到底是神还是妖?

    恶魔冷笑着,他既不屑做神,也不想做妖,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身为魔尊却失去法力的狼狈样竟然被这个凡人看在眼里,思忖着是把他从这里丢下去摔死好呢,还是再慢慢折磨一顿,解解心头恨后才把他丢去解救了公主,回去原来的国家跟那国王与王后继续争斗?

    我老大怎么可能是神妖呢!鹦鹉抖了抖羽毛,很不爽他把自己弄得这么脏,根根如铁的羽毛像刀锋一样刺得大王子疼痛难忍,他狼狈地大叫一声,在鹦鹉故意的颠簸中身子差点一滑,要不是双手紧紧地揪住它的羽毛,一定会从鹦鹉的羽背上坠落下去的。

    鹦鹉一边戏弄大王子,一边继续飞行,越过许多崇山峻岭,掠过了无数山河湖泊之后,终于看到了一座高大的城堡横亘在眼前了。

    说是城堡,其实已经被长得很旺盛的玫瑰花重重地包裹了,叶子绿得像纯天然的翡翠闪着幽绿的光泽,玫瑰花开得正鲜艳,朵朵绽开,空气里弥漫了浓郁的香气,像甜腻的糖果融化在太阳底下,即使他们站在离城堡这么远的高空,那股浓香还是萦绕在鼻翼里。

    屏息!恶魔大人冷冷地开口,他感应到了空气中的香气含有沉郁的催眠效果。

    鹦鹉到底有百年功力护身,屏住气息还是很轻易就能做到,至于大王子,肉眼凡胎,憋气再怎么厉害,也不会超过盏茶的功夫了。

    所以在大王子呼吸过多香味出现昏昏欲睡的症状时,恶魔大人还是分出一点魔法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算是护住他不受魔力施展的玫瑰香味的干扰。

    这次远处飞来了一群麻雀,似乎想到茂密的玫瑰丛林里觅食栖息,它们还没来得及降落,个个像中了邪一样从空中直坠下去,恶魔大人的视力很好,就算站的远且高,也看得到那一群麻雀落下的瞬间变成了石像。

    它们同时受玫瑰香气与魔法的蛊惑,毫无招架之力,有的掉落的时候碰到了早先石化了的鸟雀,石像相互碰撞,破裂而碎,彼此石块混着石块,一旦魔法解除了的话,破裂了的石块也无法复原,成为一具具残肢断腿的尸体了。

    第5章 月季花妖

    包裹着城堡的玫瑰花突然翻涌了起来,一枝枝一节节地攀升,像长着尖利的刺刀枝叶毫无预警地朝着鹦鹉窜来,试图将完全不受香气影响的一魔一鸟一人打落下来。

    哎呀!鹦鹉大概没想到娇艳的玫瑰花可以这么凶猛,翅膀急促煽动,堪堪躲过了藤蔓一样的玫瑰花袭击,老大,这是玫瑰花妖吗?

    什么玫瑰花?恶魔冷笑着,嘴里极其不屑地道,区区月季而已,怎么进化,也不可能改了品种的。

    你闭嘴!翻滚的玫瑰花丛里传来一个颤抖的女子声音,那声音喑哑、沉闷、凄苦,像尘封在不见天日的地底深处传来一样。

    别来无恙啊,小月月!恶魔列开嘴,终于想起了具有诱惑气味的香气是哪个熟悉的妖魔散发出来的了。

    小月月你妹!玫瑰花丛里那个悲苦的声音突然愤怒异常,声音尖利可怖,像是受了极大的羞辱一样,恨不得将恶魔剥皮抽筋,最好能喝血啖肉更好!

    呵呵,恶魔冷笑,原来小月月是想做我的妹妹,不是想做我的师嫂啊

    你!你玫瑰花丛里,那个女音的愤怒值似乎只增不减,不过好像因为受了恶魔的反驳,她硬生生把到嘴的最后一个妹字换成了娘字。

    她一边将藤蔓一样的玫瑰不断的延伸再延伸,将藏着枝叶里的毒刺从四面八方朝魔鸟人三人袭击而去。

    难怪我师哥不要你了,恶魔嘿嘿干笑道,原来你都老得可以做我娘了啊百年之前,他就很乐意打击这个一直缠着他师哥不放的月季花妖,没料到沉睡了一百年之后,醒来遇上的第一个同道之人,竟然是她!

    虽然妖魔都没有性别意识,但最终幻化出来的形态,也就默认成了最初的性别,世间的女性虽然都很害怕年龄的数字不断攀升,但妖魔恰恰相反,都以年岁越久越老当成资本,只是月季花妖比较特殊,她先向恶魔家的师兄求爱,被狠拒了之后,心智受到了打击,万念俱灰之时,被人类的国王捡了回去,当她慢慢尝试接受人类国王的爱情时,却不料人类的国王竟然告诉她,只把她当成了朋友,并且还很热心地把伴侣介绍给她认识,那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人而已,二三十年后,这个女人的容颜就会老去,国王竟然选择这么一个百无一用的女人也不选择她!

    被羞辱了的月季女妖决定好好报复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国王,还有他心爱的人类妻子,以及他们还未出生的小孩!

    就像流传已久的故事版本一样,月季花妖对他们施了个诅咒,一夜之间王宫里被玫瑰花包围了,任何人都离不开城堡,任何人也进不去王宫,只要谁一触碰到城堡外的玫瑰花,就会被层层枝叶缠绕,直至窒息,成为它们的养分。

    许多有勇之士想要立功,跑来城堡打算解救王宫全部人质,可都无一幸免的成为了玫瑰花下的养分,像许许多多误闯进来的蜜蜂蝴蝶鸟雀那样,被玫瑰枝叶缠绕窒息而死,成为花丛下累累白骨中的一具。

    邻国的敌军以为机会来了,举兵攻下了许多城池,可还没等邻国的君王高兴呢,闯入这个国家的士兵战马一夜之间全部成了石块,跟这个国家的居民一样,失去了生机,却保持着原来的举止,有市井买卖的的商贾小贩,有街头耍杂打闹的伎人小孩,有田地劳作的农民黄牛他们统统全部化成了石像,定格在某一静止了的时间轨道里。

    所以城堡里的人在惊恐与不安之中渐渐出现了许多极端的宫女与侍卫,自寻死路一样的把自己成为养分送给了玫瑰花丛里,就连王后,也在分娩下公主之后,因梦魇的纠缠而过早地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