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6)
    拿开,拿开!夜莺公主失声地大叫,脸色苍白一片,像看到了什么魔鬼似的,快点拿开!我不要见到它!

    原来当年她年满十八岁时,终于受不住蛊惑,逃离了荆棘国的古堡,第一次看到了古堡外的事物,件件都觉得新鲜,样样都觉得好看,尤其是月季花妖幻化成的一个花匠老妪摘下了一个红苹果,诱惑她吃下之后,她才中了诅咒,沉睡了整整一百年!

    所以,苹果就是夜莺公主的阴影,她这辈子最恐惧最痛恨的就是苹果了!荆棘国上下的人都知道原委,只有远在月泉国的老王后不知情,她以为女孩子都喜欢苹果形状的水果,所以特意弄成了金苹果,不料弄巧成拙,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一变故让老王后措手不及,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夜莺公主身边的小蝴蝶早就一个箭身,捡起来那个精美的金苹果,咔嚓,咔嚓三两下,就把手里的金苹果咬碎吞咽到了肚子里面去了,末了,还摸了摸宽厚的嘴巴,一副意犹未尽的感觉,说道:嗯,挺好吃的,就是小了点!

    老王后震愕了,如遭霹雳一般动也不动,像一尊石化了的石像!连夜莺公主因为受了惊吓而返回宫殿休息也忘记了相送

    老王后急冲冲地赶回了寝宫,掀开水晶魔法球的盒子,对着里面昏昏欲睡的水晶魔法球大声地道:秘药有什么解药没有!快点说啊!

    没没了啊!水晶魔法球委委屈屈地说,当初是主人说要霸道的秘药的,怎么可能会有解药呢?

    老王后不肯相信,又拿了斧头威逼了几次,实在问不出解药,当下冷汗渗出了一身,觉得她那个宝贝儿子,可能要被她坑了

    老王后心灰意冷之下,才想起了关键性的问题,道:那么药性是什么时候起效的?

    水晶魔法球战战兢兢地道:只要那两个人见了面,就能产生一见钟情的特效,主人要是不想这个秘药成功,只要不让他们碰面,就不会起效了

    老王后一听还有转圜的余地,盘算着只要把儿子弄出宫外的行宫住个三两年,等新国王把两个国家合并了,或者夜莺公主住腻了月泉国,要打道回荆棘国,带走了那个丑陋无比的小蝴蝶,就可以把王子叫回身边了,避免了这种灾难性的一见钟情发生了。

    这么一想,老王后才松了一口气,才出了寝宫,正要叫人把二王子找来时,远远的,就听到二王子兴奋而焦灼的声音高声喊道:母后!母后!

    我的儿老王后心里宽慰,嘴边扯出了一丝笑意,辛亏夜莺公主已经走远,儿子才过来,不然

    可当她屏退了宫女,嘴边的笑意还没有消退时,就看到了宫殿门外,她的宝贝儿子拉着一个圆滚滚的女孩子的手,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眼睛里是熠熠生辉的光泽,大声道:母后!我要娶小蝴蝶,我喜欢小蝴蝶!

    而站在二王子气息还没喘匀的小蝴蝶一脸娇羞的模样,可是拉着二王子的手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小声笑道:小蝴蝶也喜欢二王子

    天雷滚滚赫然从天而降,将老王后霹得目瞪口呆,万念俱灰!天与地都失去了颜色!

    因为二王子对小蝴蝶的这份恋情的坚持,闹得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了他喜欢上了荆棘国老国王收养的义女小蝴蝶,非小蝴蝶不娶,大街小巷人尽皆知,老国王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二王子的请求,事实上,小蝴蝶虽然模样抱歉了一点,但她很受荆棘国老国王的疼爱,就连新晋王后夜莺公主也视她如亲妹妹,新国王也很尊敬她,这样身份的人嫁给了二儿子,也算是男貌女才,天生一对的。

    认识小蝴蝶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三王子,他还没有成年,母妃又没什么势力,他性格也比较调皮,跟两个哥哥的矛盾不太激烈,常常出入两个哥哥的宫殿,当然了,大王子现在做了新国王了,三王子也很少再跑去他的宫殿了,于是找二王子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兄弟俩话虽然谈得不太深,但他是了解二王子的,绝对不可能做到透过现象看本质,喜欢小蝴蝶?呵呵!

    不仅他不相信,新国王也不太相信,可每次看到二王子跟小蝴蝶卿卿我我,整日形影不离,忘乎所以,他不得不对二王子另眼相看了!当日他误会小蝴蝶就是荆棘国的公主,当场可是吐了的,而他的这位二弟

    对于这件喜事,最开心的莫过于夜莺公主了!她从来不觉得她的这位义妹有哪一点是比不上那些皇亲贵族家娇滴滴的小女孩的,她为人妻之后,也开始为小蝴蝶寻觅起了佳婿,原本打算回去了荆棘国再从有志之士的勇士群中选拨出最优秀的男子做小蝴蝶的丈夫的,现在倒是省了不少麻烦,毕竟二王子出身尊贵,而且两姊妹嫁给两兄弟,既是姐妹,又是妯娌,可不是佳话是什么呢?

    二王子与小蝴蝶的婚事传到荆棘国,老国王果然圣心欢悦,又派人送了很多金银财宝绫罗绸缎到月泉国做嫁妆,催促夜莺公主赶快筹备他俩的婚事,以防夜长梦多。

    是的,荆棘国的老国王毕竟是一块老辣的姜,寻常人都不太可能愿意娶小蝴蝶这种相貌的女子做妻子,更别说一国的王子了,虽然这个王子失去了继承国统的资格。

    偏偏举两国的上下有且只有一个人顽抗到底,不肯答应这桩婚事。

    这个人,就是二王子的母亲,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老王后。

    老王后不断地阻拦,她几乎放弃了所以的自尊,去求老国王,求新国王,也去求夜莺公主,更是求自己的儿子,甚至求那个未来的儿媳妇

    可是,在真爱面前,所有人无能为力,夜莺公主见衰老了许多的老王后,心有不忍,反过来劝解她,告诉她,其实小蝴蝶人品真的很好,一定会好好孝敬她

    二王子跟小蝴蝶大婚之日,老王后被老国王锁在了寝宫里,最近老王后疯疯癫癫的,他担心她会去破坏了这桩婚事,因为不仅列国使者都来了,就连荆棘国的老国王,也出席了!

    阴森的寝宫里,老王后再一次拿出了那颗水晶魔法球,一次又一次地拭擦它,水晶魔法球也不敢装睡了,无辜地睁着漂浮小眼睛,恐惧地看着老主人。

    都怪你,都怪你!老王后喃喃地说着,阴测测的眸子顿时凶光毕露,她拿出那把锃亮的斧头,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一回又一回,着了魔似的发泄着,将水晶魔法球砸个稀巴烂,成了一摊灰烬,再也聚拢不了一丁点的灵气。

    嘿嘿,嘿嘿黑暗的寝宫里,只有失心疯一样的老王后自食恶果,在水晶魔法球散尽最后一丝灵气时,它身上的魔气游离了出去,钻入了老王后的身体里,原本想找个新的寄宿体的,可惜凡人之躯过于脆弱,魔气横冲直撞了几次之后,终于消散在空气里。

    而被魔气入侵过的老王后,神智本来就有点不清,这下子就更严重了,昏倒了之后,再醒来已经彻底地发了疯,见了谁都不认得,嘴里只喃喃地说:都怪你,都怪你!

    而正是二王子与小蝴蝶成亲的这一天,荆棘国与月泉国双喜临门,除了婚嫁,还有夜莺公主有了喜脉,不久的将来,这两个合并的国家将有一个新储君出生。

    喝下二王子斟的敬酒之后,新国王放下了酒杯,突然想起了那日从他浴盆里钻出来的恶魔殿下了。

    新国王从来不信命,然而遇上恶魔这件事,他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