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8)
    那株月季花妖,不是普通的花妖。蜡烛先说。

    她是天神花园里的守护神,钟摆接着道,小修你不是有一次跟一只蚕妖打架,被蚕妖的丝线伤害了吗?王就去偷天神的灵药给你治病,你的病是治好了,可是,王也得罪了天神了

    恶魔当然不会忘记那一次跟那只蚕妖恶斗的事情了,彼此打斗了几天几夜,最后虽然是他重创了那只蚕妖,但自己也是元气大伤,还差点就消散了魔力,化回原形,后来,确实是师哥取来了灵药,他才又活蹦乱跳的恢复了精力与魔力的!

    天神为了处罚王盗取灵药,就派了她花园的守护神来惩治王的,天神给了月季花妖三次施咒的机会,可是月季花妖偏偏爱上了王,用的第一次施咒,就是让王也爱上她,可是这个咒语被王强大的精神力打破,她第一次失败了。蜡烛继续说。

    施咒失败,月季花妖也被反噬了,所以她不知躲在哪里修养了一年,才终于又来辛巴大庄园准备第二次施咒,可还来不及施咒,就被你教训了一通,你走了之后,她又修养了一年,才新仇旧恨的施咒下来,把辛巴庄园的人全部变成了现在的模样,除了晚上降临,才能恢复生命,可是黎明的钟声一响,他们又会变成器皿家具,不到晚上降临,绝对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思考钟摆补充说。

    而我与葛士华因为跟随了王千万年了,虽然不是有造化的魔物,但还是有护体的魔力,所以才不受时间的限定,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可以走动。蜡烛想起这一世他娶了洛佩兹这位善良的女子做妻子,却不能好好陪伴她走完这一生,每次看到她化作台灯的模样,想好好对待她都不能了

    我我的师哥恶魔突然想起了兽王的面容,一股不好的念头闪过。

    那个可恶的月季花妖,施下的咒语就是一百年之内,除非有人能爱上本来形态的王,否则辛巴大庄园的咒语就永远持续下去,不死不休!蜡烛跟钟摆一同说了起来。

    然而对魔物而言,性命本就与天相齐,不死,也不灭,那么这个咒语

    恶魔才知道师哥现出原来的形态竟然不是率性而为,而是被月季花妖施下了咒语!

    换做是师哥幻化出的人形,别说奉命前来惩罚他的月季花妖了,便是天神,也应该对师哥动了心的吧?不然,怎么会一怒之下,给了月季花妖三次的施咒机会?还不是天神求爱失败,迁怒了师哥么!

    第11章 天神的爱情

    辛巴大庄园里,除了蜡烛跟钟摆是跟随兽王千万年的忠仆之外,别的仆人都是凡人,兽王大概不想自己的本相吓坏了他们,所以每天一入夜,他们恢复了生命体征时,兽王就会躲回塔楼,除了蜡烛与钟摆,谁都不能私闯禁地。

    而中了魔咒变成家具器皿的侍女与仆人,虽然这么多年再也没见到他们的庄主,但大家都变成了不可思议的形态,便以为庄主也跟他们一样中了魔咒,只是庄主性格孤傲,自尊心又强烈,不愿让他们看到他的形态,所以个个也都很识趣,没有人偷上塔楼禁地去剥夺庄主最后的尊严。

    恶魔却不一样,他与兽王相依为命了千千万万年,早已把他视为最可靠最信任最崇拜的师长,说他俩是父子吧,两个修炼成型的岁数相仿,兽王在恶魔的跟前,也从来不摆苛刻的面孔,说他俩是师徒吧,毕竟恶魔得到兽王的传授点拨比师尊更多,可他们又没有思想上的隔阂,在兽王的跟前,恶魔永远是那个调皮捣蛋又胡作非为的师弟。

    师哥恶魔撇下了蜡烛跟钟摆,顺着兽王的气味寻到了塔楼里。

    小修,兽王站在高高的塔楼顶上俯视着这片他旧日的栖息地,落败、荒凉、狼藉,以前人声鼎沸的庄园,现如今除了栖息了的聒噪乌鸦,还有狼狈为奸的蛇鼠,再也看不到一点蓬勃的生气,你还是离开吧。

    他的到来,兽王固然高兴,可是,也正因为他的到来,或许会被庄园里所有饱受魔咒之苦的人带来希望,但兽王知道,对于天神设下的魔咒,就是兽王他自己这么大的神力,也丝毫没有办法破解,更别说学艺没有他这么精湛的师弟了。

    师哥,你告诉我,天神住在哪里,我要找她算账!恶魔眯着眼,虽然目前他的魔力还没有恢复过来,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是恶魔,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甚至十万年,他就不信击败不了天神!

    她行踪不定,你不可能找得到她的。兽王淡淡的说,其实是不想恶魔惹这个大麻烦,天神的实力,他最是清楚了,神与魔,都是与天同寿,时间上谁也吃不了谁的亏,恶魔会成长,会变强,天神只会比他更强大,更有实力,以卵击石,这是亏本的生意,他当然不会让恶魔卷入,无端受到牵连。

    不!恶魔梗着脖子一口回绝,态度毅然决然。

    师兄弟一时之间沉默不语,只有夜风呼呼吹来,远处的松涛海浪又在响起,可惜不管再大的风,都吹不散这座大庄园周围的白雾浓烟,它们像一张无形的网,从高空罩下,网中的猎物,一个都逃不开既定的宿命。

    凛冽的风声中,几根被卷到上空的枯干松针扑在了兽王的脸上,他脸上全是毛发,倒不觉得怎么样,恶魔却不一样了,他烦躁地挥去松针,突然像想起了什么,高兴地对兽王道:师哥,我听拉米亚说,诅咒是小月月施下的?那如果我把小月月带来了,她是不是能解除这里的诅咒?

    她?兽王苦笑,心底百感交集,道,她早就不知所踪了话还没说完,恶魔兴冲冲地从怀中取出了那株化成原型的月季花,扬了扬手,兴奋地道:她在这里,这里!

    兴许是恶魔对月季花妖从来就没有手软过,捏着她的力度过大,又或许塔楼之顶的风刮得实在太大,那株毫无抵抗能力的月季,原本被烧得枯黑的枝干,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在这两个师兄弟跟前折、断、了!

    风,还是肆无忌惮地欢呼着,塔楼之顶的师兄弟怔愣着看着那株折断了月季缓缓的随风飘逝,先卷到了半空,又被一阵气流带着飞了一会儿,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除了恶魔手中还捏着的残缺不全的下半株,便只有天上稀疏的星星眨着不敢置信的眸子,不忍目睹地召唤了一片乌云遮住了视线

    啊啊啊啊啊恶魔挫败而痛悔的声音响彻整个辛巴庄园,呆在客厅里的鹦鹉原本已经适应了群魔乱舞的众位家具器皿,它恶斗完了月季花妖之后,就马不停蹄地带着恶魔到了这座大庄园,元气还没恢复过来,好不容易有空档休息了,刚找了处挂了窗帘的横杆,打算在横杆上闭目养神一下的,这会儿却听到了恶魔的嘶吼声,吓得一个机灵,双翅一抖,大叫道:老大,老大!

    它的叫声再次吸引了热闹的众位家具与器皿的注意力,纷纷围拢上去,吓得鹦鹉扑闪着翅膀,高高蹲在客厅的横梁上,躲在阴影里,这才暂时解除了危难,不过对这个充满诡异的庄园客厅,它是心有余悸的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偏偏外面夜黑风高的,那团经年不散的烟雾也让它很是忌讳,不敢贸然闯出,再说了,它的老大恶魔大人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它就只好隐忍一阵子,等有机会再说服老大离开这里。

    月季花妖终于不堪折腾,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之后,恶魔大人忧心忡忡,一时怨恨自己又弄巧成拙,一时又惦挂月季花妖施下的百年咒语快要到期,可这百年里,意外闯入辛巴大庄园的人,不是猎人就是流浪汉,或者是逃兵,都是五大三粗的邋遢汉字,兽王见都不愿意见他们,怎么可能给机会让他们爱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