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17)
    嗯,伤了点皮毛。兽王也不否认,三王子那只穿心而过的箭落在他的身上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兽族本来就血肉浑厚筋骨坚韧,很难伤到元气,况且他还是有修为的魔物,那支箭根本不算什么,只是逆天冲破诅咒中的结界,这份伤害却是伤筋动骨,更何况还牵引了天劫惩处,这一天劫,他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跟恶魔一样,都是惧怕万物之源,乌云上的雨滴倾盆而下时,很容易就打散了他的修为,到时候不用什么五雷轰顶了,只要一个小小的雷霆就能劈死他的肉身,元神如果能成功夺舍,那也得从普通修阶开始修炼起来,只是那时的他,大概没什么实力护住三王子了

    想到这是最后一次护住怀中人,兽王悲愤之中夹着更多的是留恋与不舍,于是朝着那涌动的乌云雷电嘶吼了一声,震天的吼叫里掩藏着无穷的力量与抉择,躲在云层里的雷霆似乎顾忌起来了,低低的咆哮着,堆积更多的乌云,召集更多的雷电,试图一击将兽王打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当天空密集的雨滴夹着雷电同时毫不留情地砸下来时,堪堪赶来的恶魔一把将兽王与三王子护在黑雾中,奋力冲向议事宫殿,速度之快,连兽王都来不及做反应。兽王跟三王子安全着陆了,恶魔却因为以身为伞,浑身被倾盆大雨淋个正着,化作了蛇形,啪的一声,摔向了坚硬的地板。

    只是他毕竟是修炼了千千万万年的魔尊,蛇形很快就隐去,变成了人的模样,赤、裸、裸的躺在水渍的地板上,正痛苦地扭着身子,后背有点血肉模糊,发出刺鼻的焦味。

    屋外倾盆大雨汇成了一个水的世界,雷声滚滚响彻整个王宫的上空,议事宫殿外的斗拱飞檐与石砌雕栏都已经被几个巨雷霹打得四零八碎,惨兮兮的散碎了一地。

    这是三王子第一次见到恶魔的原型,他在辛巴大庄园跟会说话的家具器皿生活了一段日子,又情系兽王,现在已经能毫无违和感地接受了恶魔的蛇形,见着了他痛苦地扭曲着身子,苦于议事宫殿既没御医又没药品,正着急时,就看到兽王将他扶到干爽的地方,将一层黑雾度给了他。

    师哥,你不要管我,快离开这里恶魔吐出一口鲜血,如果单单是雷劫,他或许还能凭自己的修为抵御,可雨水洗涤了他的魔法,那一霹,他还真的是凭血肉抵抗,这会儿浑身灼痛,已经被霹得头昏脑涨了,心里却还惦记着兽王的安慰,只愿兽王远远的逃离这里,能躲一时是一时。

    然而万兽之王又怎么可能临阵逃脱呢?他以消耗修为的方式替恶魔治疗创伤,末了,搂过三王子,恨不得将他单薄的身躯揉入骨血里,可动作却轻而柔,像害怕弄伤他一样。

    等到接二连三的巨雷霹穿了屋顶,露出一个斗大的洞口,雨水哗啦啦的从塌漏的洞口倾泻而入,兽王才把三王子推开,对还没缓过气的恶魔道:小修,你替我好好照顾斑比。

    恶魔双目圆睁,他明白兽王的意思,那是要在赴死前向他托付了,可那凡人又不是他的谁,他才不需要一个累赘蠢物来拖累自己逍遥快活的一生呢!

    师哥,他又不是我的宠物,我才不要照顾他!恶魔挣扎着爬起来。

    什么宠物!他是我爱的人!兽王沉下脸,或许是面临元神俱灭,他说得很直白。

    那你就带他离开这里啊,有多远走多远啊!恶魔气愤地吼道,他既不愿意兽王赴死,也不愿替兽王照顾他的恋人。

    轰隆隆,又一声巨响,压住了师兄弟的争执。

    门口却已经传来了三王子义正言辞的骂声了,他昂起头,对着乌压压的老天,高声骂道:我不管你是天上的神祇,还是地狱的魔鬼,亚当是我的男人,你敢劈他,我就敢让我的国民日日诅咒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三百六十五次不间断地诅咒,取消一切的祭拜与供奉,捣毁一切的神庙与塑像,我以姓氏起誓,你敢伤害我爱的男人,我终其一生跟你斗到底!

    三王子大骂的时候,宫殿门口又是平地一声炸雷,不知是警告还是霹歪了,光洁的白玉栏杆顿时飞沙走石迸溅了开来,殿内的兽王一个箭身将三王子护在怀中,或许是听到了三王子的誓言,或许是见到了三王子脸上湿漉漉的泪痕,兽王心坎里最柔软的地方再度一颤,情难自禁的用舌头舔净他的泪痕,再以吻封缄,风雨作证,雷电为媒,誓言在亲吻中生效,百年诅咒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破破烂烂的殿门口,相吻的两人兀自难分难舍,只有恶魔傻愣愣的干站着,看着风收雨停,看着霹雳隐退,看着乌黑黑的天空由一点点的白变成晴空万里,一只惊慌失措的麻雀从殿前掠过,才唤醒了沉醉中的两个人。

    满脸红彤彤的三王子痴迷的用手抚摸着兽王的脸:你原来长这个样子啊

    兽王从三王子黑漆漆的眼瞳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不由睁大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再往下一看,光溜溜的人形,倒是那根起了反应的庞然物事有点耍流氓地翘了起来。

    恶魔很是意外,这样就破除诅咒了?

    当然了,见到了兽王恢复了自由,获得了爱情,恶魔还是很高兴的,就不去想到底是哪个环节触碰了消除诅咒的主因,是他的师哥承认爱上一个愚昧的人类,还是那个愚昧的人类承认爱上了他的师哥,又或者是哪个看起来愚蠢,而事实上却不怕死的人类诅咒了天神,把天神吓跑了?

    恶魔无从知道原因,当然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身在辛巴大庄园,就会看到他带去庄园的小姑娘已经死在她的房间里,冰冷的尸体躺在华丽的床上,床单沾染了许多鲜血,那是恶毒诅咒失败之后所要承受比诅咒还要严重十倍的反噬能量。

    那时候的天神,正施展魔法远观月泉国王宫发生的一切,她要看到那个负了她的兽王怎样死无葬身之地,怎样粉身碎骨,怎样魂飞魄散,就差最后的一霹,她的屈辱,她苦涩的百年噩梦终将划伤一个完美的句号!

    她的元神被反噬时,天神还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那个人类的王子何德何能,真的将那个有眼无珠的兽王从诅咒中解救出去了?

    她不甘,她怨愤,她滔天的恨意还来不及消除,就要被自己的诅咒反噬了!

    柔弱的元神飘飘忽忽中游荡了很久很久,早已经迷失了方向了,一直飘忽着游动着,元神越来越小,越来越弱,她知道,再不寻找一个肉身,她将消散在广袤的天地间。

    第25章 庄主夫人

    天劫来去匆匆,月泉国百姓只看到乌压压的黑云笼罩在王宫上空,以为又来了什么妖魔鬼怪要大掀波澜,正人心惶惶担心新国王的安危呢,转眼之间,就已经风收雨停,一片祥云凌驾在王宫上头,百姓们以为新国王打退了兴风作浪的鬼祟,个个欢呼雀跃,敲锣打鼓,奔走相告。

    新国王还在后宫陪着刚刚度过难关的妻子,王后腹中的小孩也安然无恙,那场劫难没有祸及后宫,但议事宫殿上空的雷雨大发他们是看在眼中,等一切尘埃落定后,他才从三王子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也见到了传说中的辛巴大庄园的庄主。

    新国王对这对患难见真情的恋人给予了高度称赞,也真心实意地为自己的三弟能寻觅到亲王妃而由衷地感到高兴,虽然,看两人的体征,大概自己的三弟不太可能掌握主动权

    因为传说中的那个兽王,可真是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气度浑然天成,就算新国王现在是合并国万万人之上的王者,见到这个男人,也自惭形秽,起码在气势上就输了他太多。

    新国王向来没有歧视过男男感情,况且,连那个曾经戏弄过他的恶魔对这人还敬重几分,新王国很快就认可了这桩婚事。

    兽王的聘礼很快就送来了,是蜡烛跟钟摆带了上百箱的金银财宝与绫罗绸缎浩浩荡荡送来的,辛巴大庄园的诅咒消除了之后,庄园里所有的人都恢复了原貌,蜡烛跟钟摆也不例外,随同而来的,还有跟三王子熟稔的几个仆人,只是见到兽王之后,都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连三王子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出。

    新王后挺着大肚子看了满满当当璀璨闪亮的宝石玉器,对三弟夫的富可敌国感到了震惊,不过她也是看着宝石玉器长大的公主,并不怎么把这些世人都渴望得到的财富看在眼中,笑语晏晏地对丈夫吹了一下枕头风。

    原来她心心念念荆棘国的神鸟,想要恶魔身边的鹦鹉永远地留在她的身边护佑她的子女,这也不能怪她有私心,她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腹中的小孩好不容易保了下来,这会儿当然想要得到荆棘国崇拜的神鸟的护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