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25)
    负责公告的大臣是个将近退休的老人,耳朵有点背,凝神听了奈奈公主的话,笑盈盈地道:结了,结了,我的儿子早就结婚了,孙子都快成年了

    谁问你家儿子了!你家孙子成不成年关我什么事?我又没想嫁给他!奈奈公主有点无语,冲着他的耳朵道:传单,解救我父皇的传单!发了没有!

    老大臣这回是听清楚了,恭敬地回答道:传单!张贴到布告栏上去了!很快就会有勇士自告奋勇去解救陛下的了!他说的是勇士而不是术士,只因对术士极其反感,他是多年前经历过了那场由术士引发篡位的杀戮,自己的亲兄弟就死于那场战争,即便过去这么多年了,也还是耿耿以怀,如果不是老国王被掳,他才不会配合奈奈公主的指令,放这些术士入城呢!

    奈奈公主觉得有蹊跷,道:你张贴出来的传单拿来我看一看。

    老大臣欣然应承,叫人拿来了传单,恭恭敬敬地递给奈奈公主,笑道:殿下请过目。

    哪料奈奈公主一看,顿时天旋地转,踉跄了一步,才站稳了身体,又气又怒,指着传单大声问道:你你怎么把我的画像也画上去了!

    老大臣骄傲地道:公主殿下,上一次奖赏黄金的布告发了之下,没有一个勇士请缨杀敌,所以我们几个老大臣就擅自加重了筹码,谁要是解救了国王,就把公主殿下许配给他,为了昭示童叟无欺,我们还专门请了画师,把公主殿下的画像给画到了传单上哩

    可是他们见了我的画像就更不愿意去救我父皇了!奈奈公主又羞又恼,白皙的脸都气红了,也不知这群老大臣上哪儿找的画师,竟然把她画得这么惟妙惟肖,什么童叟无欺,根本不需要欺,人家一看她这逼真的画像,想建功立业的心都消停了好不好!

    耳背的老大臣笑盈盈地道:不谢,不谢,这是我们作为大臣该有的周全策略。老国王私底下没少对着这些老部下提起奈奈公主的婚事,以前他们觉得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慢慢筛选,总会遇上只爱公主真性情的人出现,只是这一筛选就这么多年,奈奈公主也已经二十五岁了,摩尔国的女人虽然也有迟嫁人的,但这么迟嫁的,奈奈公主还是第一个。

    现在老国王被掳,生死未卜,如果能平安归来当然是普天同庆,万一那他们帮奈奈公主筛选出一个勇士,也好让老国王瞑目啊!

    奈奈公主气得没了脾气,虽然他们误打误撞,确实对症下药了,可这样的奖赏一公布,上哪儿找眼瞎的人来揭榜领赏啊?再说了,如果真的有眼瞎的人救回了老父亲,她奈奈公主就算是老姑娘了,也未必愿意肯出嫁!

    悻悻的奈奈公主正要叫这位老大臣将所有的传单收回,再重新拟定一份奖赏时,殿门外新守城将军的声音高高地响起: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有人揭榜了!

    哈?奈奈公主又是一个趔趄,不敢置信地盯着从门口仓皇跑来汇报情况的守城将军,什么状况?真来了个眼瞎的没看到她的画像?

    一旁有耳朵灵敏的大臣听了大喜,果然有人看中的是公主殿下的真性情,这样厚道的人,一定前途不可估量!

    大家听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都很高兴,忽视了新守城将军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当揭榜的人被带上宫殿时,两旁的大臣,伺奉的宫女,两列的士兵,乃至坐在高高王位上暂管国事的奈奈公主,全体人员鸦雀无声,看着揭榜人,个个石化了。

    怎怎么是个女女的?一个老大臣颤颤巍巍的问出了口。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显而易见的事情,大家都在拼命消化完这个震撼的画面。

    站立在奈奈公主后面的花花怯怯地说:她看起来很小哦,不满十八岁吧?

    草草也很认同她的话,小声道:公主,这个小女孩是玩闹中不小心揭榜了的吧?

    堂下站着的揭榜人,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小女孩,瘦弱小巧的身体还处于发育阶段,目测也就十五六岁,一身衣裳半新不旧,像走了很长的一段泥泞的路,残旧的鞋子灰黑灰黑的,微红的两颊点缀了几点雀斑,略显凌乱的褐色长发胡乱地盘起,一支翠绿欲滴的羽翎斜斜的插在发梢里,倒显现出几分邻家女孩的清纯。

    姑娘,你知道你手中的传单,上面写了什么吗?那位耳背的老大臣打量完了揭榜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想象中的揭榜人,一定是个强而有力的勇士,可是来的却是一个瘦弱的未成年人,还是个小姑娘,摩尔国国风虽然豪迈,却还不是个思想开放的国度,男男女女的同性婚姻在他们的眼中还是一个灰色不被祝福的地带,这位贸然闯入的小姑娘是没搞清楚状况吧?

    当然,小女孩白了他一眼,回答他的声音很清脆,也带着一丝轻蔑,意有所指地道,我又不是老糊涂。

    耳背的老大臣赶忙道:不知道不打紧,赶快回家,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一位交情跟他不错的老大臣忙把耳背的伙伴拉在一边,冲着他的耳朵解释起来。

    小妹妹,奈奈公主清了清嗓音,你敢去镇魔塔吗?

    当然,小女孩有点不耐烦了,挥了挥手里的传单,你们公布栏上说的,只要能把国王解救出来,公主就要许配给这个人,是不是?

    是这样没错,奈奈公主狐疑地看着她稚嫩的脸,传单上也写了,只要是单身的术士,小妹妹,你该死的,她忘记写上年龄的局限了,这个小女孩这么年幼,应该还是单身,可这未成年的不,不对,现在的问题难道不是因为这个揭榜人的性别是个女的吗?

    毫无疑问,我现在是单身。小女孩落落大方地转了一圈,显示自己形单影只,了无牵挂的状态。

    可是,我们王宫里可没有王子啊奈奈公主含蓄地道。

    没关系,没有王子,就公主,没有公主,就国王,没有国王,那就我来做国王。小女孩语不惊人死不休,脸上依旧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是诛九族的罪。

    果然,朝堂之下集体一起哗然,有几个和蔼的大臣哈哈大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女孩初生牛犊,幼稚率直,果然是误揭了布告栏上的传单。

    一些严肃的大臣则脸色沉郁,觉得这个小女孩目无尊长,太过无法无天,不给她一丁点的教训,她以为朝堂还是她的家,可以任由她熊来熊去。

    只有奈奈公主从这个小女孩的眼里看出了从容与狡黠,这样的目光她很熟悉,那是从她的师傅身上常常看到的神色,那是厉害者对无知者、弱小者的怜悯与不屑,是历经了无数变故沉淀成为的智慧与算计。

    奈奈公主压下了大堂之上众位大臣对小女孩的无礼与嘲讽,她缓缓站了起来,从高高的王位上走了下来,停在小女孩的身边,奈奈公主常年动刀舞剑,身体很匀称颀长,站在这个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小女孩身边,足足比她高出了大半个头,于是稍稍俯下头,对小女孩道:小妹妹,想成为皇家成员,你得先把我的父皇救出来。

    我已经把他从镇魔塔里救了出来啦。小女孩昂起脸,轻飘飘地说了令在场所有人更加震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