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32)
    什么!小白莎外婆乍然一听,浑浊的眼睛一眯,眼神倏忽凌厉了起来,虽然依旧看不清路门口里的是谁,但却下意识的把小白莎护在身后,也不在从怀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朝马车的方向狠狠地扔掷过去,嘴里骂道,人贩子都去死吧!

    哎呀呀牧羊女只是轻轻一抬手,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外婆的进攻,语气里除了嘲讽,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与着急,只是撇撇嘴,叹息道,好像真的走不掉了呢

    确实,当她调转马头的时候,就发现了从四面八方涌现的老人呈合拢之势,将他们包围了在中央,俨然将马车的人当成了瓮中的鳖来捉了。

    这些老态龙钟的老人,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无不显示了时间流逝后的沧桑,然而个个气势汹汹,手里握着的虽然是常见的农具,如斧头、镰刀、弓箭、剁柴刀可是每把农具都散发出了术法的幽光,这些看似普普通通的老人,个个都是藏而不露的修士,其中几个还是小白莎进入森林之后一路跟他们打过招呼的老人。

    我就知道不妥当了!老杰佛理愤然地说,我的孙女梅丽儿早就跟着我儿子儿媳离开了大都市了,又怎么会拜托小白莎向我问好呢!

    老娜特莉也愤慨地说:当小白莎跟我说,上次给她做的黄油饼干很好吃,我就知道不对头了!大家都知道我最讨厌黄油的了,又怎么会弄黄油饼干呢!果然,原来是小白莎被可恶的人贩子挟持了呢!

    是啊,小白莎就是聪明,用人贩子所不知道的暗语跟我们传送信息!老珊朵拉称赞了一番,才说,我家从来不闹耗子,就是闹了一回黄鼠狼,还是小白莎帮我逮住了那只该死的黄鼠狼呢!所以她一说我家闹耗子,我就知道这个聪明的小家伙在暗示我,她遇上了大麻烦了!

    杰佛理爷爷,娜特莉奶奶,还有珊朵拉婆婆,这个时候还是先抓坏人更要紧啦小白莎有点着急了,她虽然喜欢听大家夸奖她的话,可千万别不分轻慢缓急啊!她刚才分明就看到了赶马的坏人稍稍一抬手,就化解了外婆扔掷出去的围困术法,她是清楚外婆实力的人,那个围困术法,就算是看守修士学院的能人异士,也没多少个可以做到这么轻而易举就化解了的。

    对!对!对!先逮住坏人再说!被点名的三个老人马上点头称是,小白莎向来聪明伶俐,也不用他们歌颂,这里居住的老伙计们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的?

    我是听过农夫跟蛇的故事,只是很真是少见啊,这一次的蛇妖竟然做了一次农夫,捡了一条要反咬的小毒蛇。牧羊女用鞭子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地揶揄了起来。

    可惜不管她言辞多么的犀利,马车内不仅没个动静,连气息也微不可闻,牧羊女愣了愣,蓦地推开了马车的门,眼睛不由圆睁,马车内空空如也,那条可恶的蛇妖,不知什么时候化成了黑影不见了!

    牧羊女暗自咒骂了一声,心里却惊疑不定,不过是被几个没什么修为的修士包围了而已,那只骄傲的蛇妖竟然闻风而逃了?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怕了这些毫无威胁力的人修啊!

    心念未定,仗着人多的围拢而来的老修士们纷纷对着马车发出了攻击的术法,一个两个低阶的修士或许不足为惧,可合拢过来的老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大概整个森林里的老人都被召集了过来,因为对象是十恶不赦的人贩子坏蛋,他们也不觉得以众敌寡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反倒众怒难平,个个都使出了看家本领,要将马车里的人逮住送到城里的绞刑架上处以极刑不可!

    于是术法交融在一起的时候,一时间天地变色,狂风大起,将枝枝叶叶卷到了以马车为旋涡的中心里,渐渐的,散养的鸡鸭鹅、林间的飞鸟也被旋涡吸了进去,再后来,修建了多年的木房子也顶不住风力,轰然坍塌了之后,也被吸进了旋涡中心。

    只有巍然不动的老修士站在原地,不停地吟唱术法攻击,额上滑下的汗水宣示了即便是合众人之力也不是马车上的人的对手,只是这些老修士都很倔强,大有不把马车里的人拿下就不罢休的架势。

    小白莎手手脚脚紧紧的抱住了一棵大树,风力太大了,把她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头上戴的那顶小红帽也不知被吹到哪儿去了,棕色的秀发凌乱的飞舞着,她开始禁受不住风力了,嘴里大声喊道:外婆,外婆!她手脚本来就受了伤,这会儿抓着树干的手力开始不足,抓着树皮的手一松,眼见就要被强风吸入了旋涡中心了。

    啊!小白莎刚急声惊叫一声,顿觉一个强健的臂膀把她抱了起来,稳稳当当的屏蔽了身旁的强风,惊魂未定的小白莎睁开了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高兴地叫道,雅辛托斯修士!是你!

    眼前的人是个很漂亮的青年男子,他的看好跟恶魔的好看是两种不同的轮廓和气质,虽然不可否认,小白莎觉得恶魔的颜值更合她的审美,不过这一刻,雅辛托斯修士的出现简直像从天而降的天兵天将,身上的光环与风采瞬间盖过了那个可恶的人贩子,不,那个人贩子连跟雅辛托斯修士比美的资格都没有才对!

    嗯,是我。雅辛托斯微微一笑,声音像山上潺潺流下的泉水,他轻轻为小白莎整理了凌乱的头发,埋怨道,明知道郊外很危险,你还独自一人外出,你真是胆大包天啊!责备归责备,却一点也不严厉,小白莎吐了吐小舌头,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这个温暖的怀抱她不是第一次待,每一次都是怎么的安心与舒服。

    这个时候风定天清,老修士与牧羊女的战斗也宣告了结束,输赢一目了然,那群老修士个个筋疲力尽地瘫软在二三十米远的地上,气喘吁吁的,拼命调整气息,想要尽快恢复了体力再跟人贩子坏蛋拼个你死我活。

    牧羊女微微喘着气,显然跟这群老修士斗法,她还是花了不少的术法,虽然刚才的斗法里,是以她为旋涡中心,但她坐的马车和那匹老马毫发无损,似乎并没有经历什么狂风大作,老马身上的鬃毛依旧有气无力的耷拉着,嘴里咬着路边的青草,一派悠闲无忧的模样,丝毫不知自己从阎罗殿上走了一遭。

    外婆!小白莎见到了外婆委顿在地,心里一痛,挣扎着要从雅辛托斯修士的怀里下去,跑到外婆的身边。

    你的手怎么了?还是雅辛托斯眼尖,看到了她包扎了的手腕,顿时皱下了眉头。

    经他一提,小白莎才感觉到了手脚的疼痛感灼灼的蔓延开来,她一指马车上的牧羊女,大声控诉她的恶行:被这个大坏蛋撞伤了的!他们是人贩子,想要抓我!

    雅辛托斯眼神微微一敛,冷冷的打量了一眼牧羊女,寒芒一样的眼神像锋利的刀刃,牧羊女不为所动,坦然地任凭他打量,半晌才说:你也受伤了,奈何不了我的。显然她也感应到了这人身上有着强大的术法,只是气息游离不定,大概刚刚也跟一个伯仲之间的人大战了一场,挂了一点彩。

    我是奈何不了你,雅辛托斯收回了寒冰一样的目光,嘴边噙着一丝冷笑,不过,城卫兵很快就赶来了,你想要脱身,恐怕有点难度。

    森林外头果然涌入了微弱的术法气息,想来就是他口中的城卫兵们,牧羊女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诚然,她是不畏惧这些虾兵蟹将的,可敌不过人多啊!刚才她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二三十号老修士,已经消耗了一小部分术法了,如果再来几百号城卫兵,说不定她真的会成为阶下囚也不一定呢。

    你的城卫兵,想要马上赶到这里,恐怕也有一点难度呢。牧羊女虽然心生了退意,但嘴巴却不饶人,冷声回击道。

    这个突然现身的美人,虽然术法也很高强,但身上负的伤应该出自恶魔的手笔,那条蛇妖大概早就嗅到了逼近的危险气息,才不告而别,跑去阻拦了这人的,虽然现在还没见蛇妖折回,应该是去阻拦了城卫兵的涌现,他是蛇妖,要逃跑只需化作一团黑雾就可以了,奈何她是人修,要逃跑,还真得靠两条腿,如果术法耗得太多,逃跑的速度就会慢下来,那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呐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雅辛托斯皱着眉,心里有股不好的预兆,这一妖修一人修,法力都不容忽视,怎么突然就来到了大都市了呢?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

    我们没有恶意,牧羊女虽然倨傲,但毕竟经历了很多世事,懂得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更洒脱的道理,目光瞪向小白莎,说道,是她先表示出了恶意的,她这么嚣张,没道理我不礼尚往来,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