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37)
    雅辛托斯修士一阵欣慰,不枉他花了十八块买下了小勋爵的卖身契。

    奥兰多尔!侯爵夫人就比较不客气了,气汹汹地骂道,收起你该死的自命清高!不管你道听途说了什么,那肯定都是别人存心挑拨离间的,你没长脑子就呆在热港好了,跑来大都市丢人现眼的做什么!

    你、你奥兰多尔侯爵气得一时说不上话,涨红着脸,目光里冒着两簇熊熊的烈火,深呼吸了两下,才调匀了气息,愤怒地道,你这个目无遵纪的女人,我告诉你,克丽丝,我要休了你!要跟你离婚!

    什么!我请示的国王陛下准许我俩离婚的旨意还没有颁发下来吗?侯爵夫人也是怒火攻心,是她先提出的离婚,他反倒在这里喧宾夺主了!顿时音量也拔高了几度,奥兰多尔,是我先不要你的,是我先休了你的!你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侯爵大人大吃一惊,他没有料到这个妻子竟然会先他一步把离婚的请求送到了国王的手上,他从皇都热港到大都市,一路上游山玩水,或许已经错过了国王颁发的旨意了也说不定!

    侯爵大人想到被这个一无是处的花瓶太太休了,简直是生平最大的羞辱,当下拔出了随身的匕首,目眦欲裂地喝道:你这个蠢女人,竟然敢给我们奥兰多尔家族蒙受奇耻大辱,我我要他挥着匕首一划,虽然怒火三丈,却没敢真当众刺杀了妻子,只想把她的那顶五彩纷呈的纱帽打下来,挑乱她的鬓发,让她惊慌大叫,丢尽颜脸,好好教训她一顿,以示警告的。

    结果侯爵夫人是惊叫起来了,可是侯爵的匕首还没划下,就被人稳稳当当的抓住了手腕,力度大得离奇,他堂堂一个魁梧的壮汉,常年驰骋林间打猎,在热港里也是个孔武有力的贵族侯爷,竟然撼动不了对方一丝一毫!

    而这个人,竟然是他一直瞧不上眼的雅辛托斯修士!

    侯爵大人,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生气?雅辛托斯修士凉凉的反问。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小勋爵回过神之后,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可一想到雅辛托斯修士叮嘱多次的男子汉不可以哭的道理,强忍着悲痛,赶忙抹去了泪痕,忙抵在父母的中间,试图用小小的身躯阻止父母的决裂。

    你你侯爵又惊又怒,回头对随从喝道,蠢材!还不上来帮忙!

    他身后的那帮长途跋涉的侍卫随从没有料到情况会这样演变,大家面面相觑,这一犹豫,那八位保护雅辛托斯修士的侍卫率先拔出了明晃晃的武器,把刀锋架在了发难的奥兰多尔侯爵的脖子上。

    失了先机的那群侍卫随从个个投鼠忌器,一时不知所措。

    从惊恐中慢慢镇定下来的侯爵夫人一腔怒火直奔脑门,她狠狠的甩了一个大耳光给侯爵,响亮的耳光打得四处寂静无声,只听到她歇斯底里地怒骂:奥兰多尔!你想杀我!我的哥哥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摩滨国里,杀人是死罪,杀至亲的人更是祸及家族的大罪!

    奥兰多尔侯爵再怎么混账,也当不起诛杀妻子的罪名,闻言怒骂道:你这个蠢女人,咱俩的账随后再算!你以为我怕你的哥哥?哼!大王子殿下马上就要到这里来,到时候,我看你的哥哥还能不能再做这个大都市的城主!

    侯爵夫人的气焰消了一半下去,她生气归生气,却知道她的丈夫跟摩滨国的大王子交好,曾经还是一起打过仗共过生死的战友,不管怎么说,大王子肯定是会站在丈夫的那一边的,她的哥哥虽然是大都市的城主,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她的哥哥终归不过是摩滨国国王麾下的一个官员而已

    第49章 还有没有王法了!

    巡卫队队长是个正直不阿的人, 听说有人胆敢在花神节上寻滋闹事,便带领几队人马火速赶往闹事的城门口,铁面无私地把一众身份高贵的闹事者全部抓回了城堡, 等候城主大人的发落。

    看着底下一干沾亲带故的闹事者, 城主大人雷霆盛怒, 却还是有条不紊的断讼之后,才一个不落地惩处了起来。

    那八个侍卫并侯爵夫人的几个侍女因为守护主人不周, 看护不力,处罚二十大板,且克扣一个月的工薪, 以示告诫。

    受罚的侍卫和侍女本来就畏惧城主大人, 个个耷拉着脑袋,自觉到大管家面前领罚,没有一个有异议的。

    侯爵大人带来的那三四十个侍卫也因为同样的罪名受到同样二十大板的惩罚, 不过因为他们隶属侯爵, 是侯爵的部下,所以工薪不受城主大人控制, 然而即日起人身自由被限制在城堡里一处僻静的住所中, 周围安排了侍卫严密的看管, 没有城主大人的命令,他们哪儿也去不了。

    这几十个侍卫虽然心有不甘,但主人没有发话, 他们也不敢造次, 领完了罚,揉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跟着大管家去了偏僻的住处养伤了。

    小勋爵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到这件闹事之中, 但人出现在了现场,也有兴风作浪的嫌疑, 被罚到花园里捉虫子,每天捉够一百条害虫才能恢复自由,为期三天。

    小勋爵乖乖的点头领罚,他也觉得自己太没用了,竟然阻止不了父母吵架,可是心里还是很委屈,父母只顾着责骂对方,一点也不顾忌会对他幼小心灵造成巨大的伤害。

    不过也辛亏小勋爵的父母由来并不看重他,所以即使那两人当面撕破了脸皮,对小勋爵的冲击反倒没有太大。

    侯爵夫人滋事闹事,大庭广众之下破口大骂她的丈夫,甚至大打出手,目无王法,罚处抄写摩滨国合共三十六种法律,抄漏或者抄错任何一条法律,全部作废,重新再抄,直至抄完为止。

    侯爵夫人心思活络,她的近身侍女个个都会写字,而且字迹跟她的很像,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关了房门让她们帮忙抄写,一定很快就抄完!

    这么想着,侯爵夫人难得的很痛快就答应了下来,跟着文官领罚去了。

    可是,当每本像砖块一样厚的三十六种法典书籍摆满了她大半个书房时,侯爵夫人直接双眼一翻,往后一瘫,昏死过去了

    奥兰多尔侯爵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幸灾乐祸地发出冷笑,觉得这个大舅子还算通情达理,虽然责罚了他带来的侍卫,挫了他的威风,令他很没面子,但用这种方法拘束了那个花瓶妻子继续损害奥兰多尔家族的名义,维护了贵族的利益,勉强也是个知晓利弊的城主。

    侯爵大人曾经陪在大王子的身边,多少也涉猎过摩滨国的法律,别的不说,单单是经商法则,就有完整的《税法》、《物权法》、《民法通则》等等多如牛毛的典法,其中不少的典法又分上中下三册,每一册的厚度又很可观,看妻子那副轻松愉快的样子,显然是没有翻阅过任何一种法律典籍的了,真真是个无知可笑的花瓶!他当初怎么就娶了这个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做老婆的呢?这婚一定要离!

    暗自得意的奥兰多尔侯爵没有高兴太久,城主大人很快宣布了他的罪状,并执行了相应的惩罚。

    奥兰多尔侯爵的罪状跟他的妻子的罪名差不多,可由于他身份的贵重,却给他显赫的家族抹了黑,处罚反倒更重了。

    什么!你要把我关进牢房?侯爵大人以为自己听错,瞪圆眼睛,震惊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