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麦小说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37)

    花神节之后,你就自由了。城主大人冷冷的回答。

    你敢!侯爵大人义愤填膺,大声吼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城镇之滨城主,敢跟我奥兰多尔家族为敌?我警告你,别以为大都市是你的天下,你就可以乱发威!大王子很快就赶到这里,他是知道我也在这里的,到时候,哼哼他发出冷笑,先前的气势倒是弱了几分,很有强弩之末的意味,这也难怪,大王子是会到大都市,可他不知道大王子什么时候抵达,半个月后?还是更久?而这该死的花神节为期七天,现在才第二天!他是奥兰多尔家族的门面,高高在上的身份,跟穷人走在一起都觉得玷污了家族的荣誉,怎么可以待在又臭又脏又乱,又满是穷人罪犯的监狱里?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犯了大都市的法律,还敢拿权势欺压我?罪加一等!城主大人的目光冷冽,挥手招来了侍卫,冷声道,来人,马上押他下去!两位等候多时的侍卫快步上前,狠狠地拧住侯爵的臂膀,径直将他解押出去,投进了监狱中。

    放肆!滚开!索蒂里奥!我是侯爵,是摩滨国尊贵的奥兰多尔家族的继承人!你敢这样对我!还有没有王法啦!你给我记住侯爵大人急怒攻心,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可惜他蛮力再大,也抵不过有点修为的侍卫,就这样锒铛入狱,成为了囚犯的一员。

    哎索蒂里奥,这个名字,好像很久没人叫过呢。雅辛托斯修士略显忧伤的说。

    嗯。面无表情的城主居然表示认同了。

    哎呀!你看你,把侯爵大人给气糊涂了雅辛托斯修士从忧伤中走了出来,激动地扼腕叹息。

    嗯?城主大人一时没明白过来。

    侯爵大人不是叫索蒂里奥记住吗?显然他都记不住自己犯了什么错了,好可怜雅辛托斯修士悲天悯人的说。

    城主大人满额黑线,凉凉的盯着本应禁足的人,偷偷跑出去也就算了,还给他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不是让你别接他吗?城主不悦地诘问。

    可是,他就算不是侯爵,也是你的妹夫啊雅辛托斯修士很有原则地道。

    很快就不是了。城主淡淡地说,他掌控大都市的一切动静,不说大事小事了如指掌,但在眼皮底下发生的这点破事,他还能被蒙在鼓里?早在侯爵夫人送出信函时,他就知道妹妹的婚姻名存实亡了。

    啊?你还能剥夺他的爵位啊?雅辛托斯修士惊异地睁大眼睛,什么时候这人已经这么厉害了?

    我说的是,他很快不是我的妹夫!城主额上再度被黑线笼罩。

    哎?哦反应过来的雅辛托斯修士失笑了起来,果然把这个人想得太厉害了,不知不觉就认为他什么都做能得到了,明明剥夺爵位这些事情,只有君王才有权利,他只是一个城主,又怎么可能有这个大的权势?

    你是不是太过关心别人而忘了你自己了?城主沉着脸,一同寻滋闹事的人都得到了相应的惩罚,唯独剩下雅辛托斯了,他都不为自己担心一下吗?

    可是她是你妹妹啊,怎么能说是别人呢?我记得那个俗话怎么说来着的,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姻,是吧?雅辛托斯修士纠正完了城主的话,又陷入了思索,半会儿才勉强把大致意思翻译了过来,随后奇怪的问,你平时不是都依照东方大国那边的规矩办事的吗,怎么这次不是了?侯爵和侯爵夫人虽说貌合神离的,可贵族离婚还是很稀少,摩滨国好像还没有过先例呢!

    东方大国还有一句俗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城主大人显然谙熟东方大国的民俗风情,张口就能应答。

    还有这种说法啊?雅辛托斯修士摸了摸下巴,似乎对这句话颇有兴趣。

    不过城主大人的忍耐似乎已经达到了极点,他从高高的座位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雅辛托斯修士缓缓地走来,冷峭的话里夹杂着一丝不明的情绪,他说:东方大国还有另外一句俗话,叫做泥菩萨过江,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雅辛托斯修士即刻嗅出了危险的气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一边摇头道: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可怜不好学的修士最后还是落入了喜欢做良师益友的城主的手里,孜孜不倦地教导了他许多不可描述的道理。

    反观被押解走了的侯爵更可怜了,他锦衣玉食了大半生,颐指气使了半辈子,最狼狈最落魄的莫过于现在这一刻了。

    他被投入了暗无天日的监狱中,空气里弥漫着熏天的臭味,侯爵难受至极,忍不住大吐特吐了起来,胆汁几乎都吐光了,才奄奄一息的直起了腰,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悉悉索索的,想到或许是什么蛇虫鼠蚁在走动,侯爵的心头升起一股恶寒,嘴里大声地喝骂着仗胆:谁?谁在那边?

    声响瞬间跌入黑洞,四周安静如鸡,好像从来都没有过悉悉索索的困扰声。

    可是寂静仅仅维持了一个弹指的时间,悉悉索索的响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剧烈,地动山摇一样将侯爵大人围困在中央。

    你你们是谁!侯爵微弱的质疑声被彻底淹没,常年被虎妖欺压的囚犯们终于找到了宣泄的渠道,猫戏耗子一样将新进宫的侯爵耍得索索发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等侯爵大人的眼睛适应了监牢里的黑暗,身上华贵的衣服早已经不知所踪,原本梳理得油光发亮的头发也凌乱蓬松起来,脚下的鞋子更是少了一只,赤、裸的那只脚踩在潮湿黏腻布满沙石的地上,微小的刺痛像千万只蚂蚁啮咬似的,又痒又憋屈。

    混蛋!等我出去,一定把你们统统抓去砍头!侯爵阴狠地咒骂着,对,尤其是索蒂里奥这个混蛋!不,砍头太便宜他了!我一定要先挖去他的双眼,再剁了他的双脚,然后把他丢在大街上任人唾骂,日晒雨淋,一天只施舍一个发霉的馒头,让他吃不饱饿不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侯爵正咒骂得起劲,只觉一股阴风迎面拂来,侯爵惊吓过度的跳到了墙角边躲避,啪的一声,脸颊还是被人刮了一个大耳光,疼得他惨叫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水,捂着痛麻了的脸,脸颊已经高高的肿起,显然出手的那人是下了死手,侯爵又惊又恐,颤声叫道:谁!

    我是这里的老大!一个虎震的声音回荡在侯爵的耳旁,他有一瞬间的失聪,等恢复了听觉后,才发现刚才骚扰他的那些乱七杂八的吵闹声已经偃旗息鼓了,黑暗里,只有一个比侯爵更魁梧更高大的野人站在他的面前。

    老老大?什么老大!这该死的监狱怎么会有老大?还有没有王法了!侯爵在城主那里受了辱,投进监狱又被先发制人的囚犯恐吓了一下,现在还被打了一个耳光,怒火和傲气一起迸发,豁出去似的大声骂道。

    在这里,我就是王法!那个野人就是虎妖,他本来并没有参与欺负新囚犯的行列,不过听到了新囚犯说出一个久违了的名字,才不得不现身。

    虎妖打量了一下侯爵,阴恻恻地冷笑道,哪儿来的土包子,竟然不知道我就是狱霸,那谁,他随意地指了指一角的人影,你去告诉他,什么叫狱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