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童话里的童话 > 分卷(41)
    然而也有愚昧而直率的,如侯爵夫人,她一听丈夫竟然诽谤起她心仪的男神,心头的怒意一层一层的叠加起来,新仇旧恨好像赶在了一起爆发了似的,她竖起了眉毛,愤怒地道:奥兰多尔!请你马上跟雅辛托斯修士道歉!什么妖惑的修士?你根本不了解雅辛托斯修士!他可是大都市里最正直最善心最优秀的好修士!奥兰多尔,我希望你立刻马上跟雅辛托斯修士道歉!侯爵夫人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显得又尖又细,语调也增添了些许的刻薄,如果是平时,在场的人肯定大皱眉头,觉得侯爵夫人既粗鄙又鲁莽,一点也不像是有教养的上流社会的女士,然而这一刻,大家都在心里暗暗赞同她说的话,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雅辛托斯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修士!

    什么?要我跟他道歉?克丽丝!你不要这么幼稚行吗?他不过只是一个佞臣,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他道歉!侯爵出离地愤怒了,被妻子当众指责,就是对他非常大的不敬,他觉得他的尊严和地位受到了严重的挑衅,他不是一个蛮狠爱施暴的人,可是怒火涌上心头的那一刻,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下意识地把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差点就没忍住挥出手,要打妻子的耳光。

    城主大人铁青着脸,凶狠的目光投注在还要喋喋不休的侯爵身上,如果不是站在他身旁的雅辛托斯修士扯了扯他的袖口,并报以淡淡的浅笑,以示自己并不在意不明真相的侯爵对他的谩骂,虽然他骂得确实不怎么好听

    虽然侯爵算得上不知者无罪,但城主大人还是喝止住了侯爵,并用强大的气势镇压他,好让他闭嘴。

    然而侯爵是从监狱里呆过几天的男人,心里虽然还有点畏惧城主大人散发的冷气场,但不再像从前那样猝不及防地被震慑住,在监狱里,他还有什么是没见识过的?

    侯爵夫人见哥哥维护了自己的男神,心里高兴,打算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丈夫来个据理力争时,拉着她手心的小勋爵已经有点哽咽了,他低声祈求道: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他抬起小脸蛋,眼里却尽是湿漉漉的水雾。

    小勋爵去监狱探监的这几天,终于尝到了父爱的醇厚滋味,他决定要在最后两天的花神节里,要好好的陪父母一起游遍每一条大街小巷,品尝每一味小吃,买下每一种花卉,好在花神节的最后一天的祭奠花神大会上,献出精心挑选的花朵儿,好让花神感应到他的诚心,能满足他许下的能跟父母享受天伦之乐的愿望。

    正跟妻子置气的侯爵心头微微一颤,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跟儿子的互动中,渐渐感受到了舐犊之情的温馨,不想破坏这弥足珍贵的父子之情,于是重重地哼了一声,便隐忍住了火气,偃旗息鼓了。

    侯爵夫人由于天天能见到儿子,所以并没觉得儿子的意愿有多珍贵,她平时对儿子也是疏于管教的,从来也不是个称职的妈妈,这会儿见丈夫退让了,还想乘胜追击,一举将从前夫妻俩的糊涂账一起算清楚了呢,偏偏儿子要搅和,不免撇了撇嘴,本想斥责儿子几句的,可在哥哥的跟前,她的气焰本来就不敢高涨一分,况且一旁还有心仪的男神看着呢,她当然不愿让雅辛托斯修士看到自己不怎么贤良的一面了,于是只要休战,等契机再来时,再更丈夫算清楚总账。

    雅辛托斯修士揉了揉小勋爵的小脑袋,半蹲着身子与他平视,抚摸他发顶的手绕过他的脖侧,再放到他的眼前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束开得正美丽的风信子花,红的白的蓝的紫的,朵朵散发淡雅的气味,能冲散人心头涌起的悲伤情绪。

    好看吗?雅辛托斯修士见小勋爵一扫眼里的黯然,不由微笑了起来。

    嗯,好看!小勋爵惊奇地接过风信子花,鼻子凑过去深深地闻着幽香的气味,脸上洋溢着无邪的童真。

    侯爵心里更是瞧不起雅辛托斯修士,觉得他只会用这些小把戏讨人的欢喜,典型的只会声色犬马的奸佞小人,他的大舅子贵为一城之主,也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色令智昏的家伙!

    城主这边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官员们大气都不敢透,更别说交头接耳了,只有站得远的小官吏压低着声音说着悄悄话,依稀可听到更远的地方,买花的女孩跟卖花的妇人一边各自诉说生活的不易,一边努力讨价还价。

    而当瞭望塔上的士兵第三次前来回复使命时,站在城门口的瞭望员也终于看到了王子殿下的马队高高的旌旗树立在山林间朝着城门口这个方向移动。

    城门下的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整理衣裳的整理衣裳,乘机喝水润喉的喝水润喉,然而所谓望山跑死马,王子殿下的旌旗先锋队抵达城门口时,太阳已经偏向了西头,大小官员们脸上露出了疲惫之色,小勋爵还趴在侯爵的肩膀上睡了一觉呢。

    所幸雅辛托斯修士有了先见之明,早早就让几队侍卫去酒楼点了饭菜,依照大小官员每人一份数量的午餐按时送来,就连一同出迎的侍卫侍女的分量也没有落下,更别说侯爵这么尊贵身份的座上宾了。

    可是两荤两素的午餐落在侯爵大人的眼里,无异于平民的待遇,他觉得这是雅辛托斯修士借机羞辱他,于是很有骨气的不愿吃他的嗟来之食,而是唤来了自己的侍卫,让他去给自己买丰盛的午餐。

    侯爵的侍卫领了令,可是他一抵达大都市就被囚禁在城堡的偏僻一角,对大都市的熟悉也仅限于今天所走的路程,雅辛托斯修士好意地指派一个侍卫给他们领路,可是这位侍卫十分不喜欢侯爵大人,仗着雅辛托斯修士的好脾气,借故说要值班巡逻,不得空带人买饭,雅辛托斯修士还想点另外一个侍卫,那位侍卫心有灵犀的一躲,躲到了侯爵夫人带来的侍女身后,于是这位反应慢的侍女充当了领路人,带侯爵的侍卫去买饭了。

    这位侍女反应慢归慢,可是她家的夫人跟侯爷之间的矛盾,她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上回要不是侯爵跟夫人吵架,夫人也不会被城主大人罚去抄摩滨国的法律书籍,连带的,她跟她的姐妹都受到了牵连,关在书房里日以继夜地抄写法律,抄了这么多天,还没抄完呢。所以现在,不管是对侯爵夫人的愚忠,还是嫉恨侯爷带给她的灾难,这位侍女都很有理由的进行报复,把侍卫带到了一家门可罗雀的饭馆前,让他去下单。

    侍卫虽然觉得食客有点少不怎么正常,可是饭馆的老板是个忠厚老实的生意人,他语带诚恳地告诉侍卫,他家饭馆地处僻远,食客多不愿意多走几步,当然还有他家的饭菜都是师承东方大国的口味,放了很多的辣椒,当地人习惯吃的是地道的本地菜,喜欢吃辣椒的食客虽然少,但回头客还是很多的,只是现在是花神节,家家户户杀鸡宰羊地庆贺这个盛大节日,没来捧场也是很正常的。

    侍卫没有吃过辣椒,不过他在热港的时候,接触了不少从东方大国运来的东西,什么丝绸啦,茶叶啦,瓷器啦,珍珠啦,这些可是上流社会的人才会争相购买的,他这样穷苦的阶层,倒是喜欢从东方大国运来的樟脑丸,买几颗放在衣柜下,防潮又防虫,物美又价廉,是居家必备的良药!

    既然这家菜馆是师承东方大国,那口味必定是不错的,他自诩是热港来的,不属于大都市的本地人,本地人不爱吃,可不等于他热港的人不爱吃!于是大手一挥,就点了几样最贵的辣椒菜,兴高采烈地提着买来的午饭送到侯爵的跟前。

    爱摆谱的侯爵大人跟他的几个侍卫还是第一次吃的辣椒菜,个个吃得眼泪鼻涕纵横恣肆,不过自己点的菜,哭着也要吃完,虽然吃相不怎么好看

    小勋爵是吃过辣椒的,那是雅辛托斯修士给城主舅舅做的一份叫做水煮鱼的菜式,他喜滋滋地尝了一口,当场辣得他说不出话,只觉从嘴唇到喉咙都像被火灼烧了一样难受,从此再也不爱碰这些红彤彤的辣椒,这会儿见爸爸一口气吃完所以的全辣大餐,不禁对爸爸的崇拜又上了一个新阶段。

    等到城门外终于传来了马车轱辘的声响时,太阳已经偏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