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麦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剑 > 第四百零二章:砍亲爹!
    ;;;;许宾突然暴毙,顿时引起了慌乱。
    ;;;;虽然叶观与沐婉榆已经走到了十几米开外,但一些人还是看向了叶观。
    ;;;;场中,只有叶观有杀人动机。
    ;;;;当然,都没有证据。
    ;;;;沐婉榆紧紧拉着叶观,没有说话。
    ;;;;叶观笑道:“怎么不说话?”
    ;;;;沐婉榆看向叶观,“你杀的,对吗?”
    ;;;;叶观点头。
    ;;;;虽然早已猜到,但是在听到叶观亲口承认时,沐婉榆还是忍不住为之一颤。
    ;;;;真的是他杀的!
    ;;;;沐婉榆看着叶观,“为什么?”
    ;;;;叶观平静道:“及时止损!”
    ;;;;沐婉榆颤声道:“是因为他喜欢我,所以,你杀他?”
    ;;;;叶观看着沐婉榆,没有说话。
    ;;;;沐婉榆声音止不住颤抖,“可可我已经拒绝他了啊!你你怎么可以滥杀无辜?”
    ;;;;叶观想了想,然后低声一叹,他松开沐婉榆的手,“沐姑娘,感谢你这段时间来的照顾,祝一切安好。”
    ;;;;说完,他转身离去。
    ;;;;他并没有解释。
    ;;;;因为他无法解释!
    ;;;;若是沐婉榆问理由,他自然会好好说一番,可沐婉榆不是问,而是直接指责。
    ;;;;这种情况,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
    ;;;;看着叶观离去,沐婉榆顿时呆在了原地,这一刻,她感觉有什么失去了。
    ;;;;无心逗留,叶观出了学院后,便是上了秘书的车。
    ;;;;他并没有怪婉榆,因为他们两个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大家的处事观念不同,这是正常的。
    ;;;;他所在的那个世界,不允许他对敌人仁慈。
    ;;;;当沐婉榆跑出来时,叶观人已经消失不见。
    ;;;;学院门口,沐婉榆呆呆地看着远处,一股恐慌自心底悄然蔓延开来。
    ;;;;就在这时,一名女子与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沐婉榆身后,女子身着一袭紧身制服,长发披肩,面容清冷,她的容颜,一点也不输沐婉榆,只是气质截然不同。
    ;;;;女子冷的像冰块一般,而且,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意,让人望而生畏。
    ;;;;在女子身旁,站着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体型高大,全身都是肌肉,感觉能一拳打死一头老虎,猛的不行。
    ;;;;中年男子盯着沐婉榆,他拿出一张证件,然后道:“沐姑娘,我们是龙组的,现在,想要与你谈谈。”
    ;;;;沐婉榆满脸疑惑。
    ;;;;片刻后,沐婉榆被二人带到学校的一间房间内,女子坐下来后,将一个手机放到沐婉榆面前。
    ;;;;沐婉榆疑惑道:“这是?”
    ;;;;女子没有说话。
    ;;;;中年男子解释道:“沐姑娘,这是许宾的手机。”
    ;;;;沐婉榆眉头微皱,“许宾的手机?”
    ;;;;中年男子点头,“我们调查了他的电话,发现他在一个时辰前打了一通电话”
    ;;;;说着,他拿起手机,然后快速拨弄了一下,片刻后,手机内传出了许宾的声音,“你们在外面守着,那女人今日若是不答应我,老子今晚就强了她,让她装清高”
    ;;;;听到许宾的话,沐婉榆顿时呆在原地。
    ;;;;中年男子看着沐婉榆,“沐姑娘,杀许宾的人,就是与你一起来的那男子,对吗?”
    ;;;;沐婉榆微微摇头,双手忍不住颤了起来。
    ;;;;中年男子还想问什么,冰山女子突然拿出一个平板,她放到沐婉榆面前,里面播放的正是之前叶观三人在草地上的场景。
    ;;;;学校四周,自然都是有监控的。
    ;;;;冰山女子盯着沐婉榆,冰冷道:“在那许宾向你表达爱意时,与你一起的那男子,他并没有杀意,不过,他丢下了一根筷子。而在他与你离去时,他转头看了一眼许宾,你看看许宾此刻的神情。”
    ;;;;沐婉榆看向许宾,冰山女子道:“许宾在挑衅他,并且,眼中有杀意。”
    ;;;;说着,她收起平板,然后起身,“沐小姐,看得出来,你并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与实力,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人很危险,而且,他懂得及时止损”
    ;;;;沐婉榆霍然抬头看向冰山女子,身体止不住颤抖。
    ;;;;冰山女子问,“怎么?”
    ;;;;沐婉榆颤声道:“我问他为何要杀人,他跟我说,及时止损。”
    ;;;;冰山女子黛眉微蹙,“你是如何回答的?”
    ;;;;沐婉榆微微摇头,泪水突然间就涌了出来。
    ;;;;冰山女子看着沐婉榆,片刻后,她摇头道:“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完,她带着中年男男子起身离去,但就在这时,她又停了下来,似是想到什么,她转头看向沐婉榆手上的纳戒,“这戒指”
    ;;;;沐婉榆微微低头,如失魂了一般,低声道:“他送我的。”
    ;;;;冰山女子盯着沐婉榆,“这是传说中的须臾戒,珍贵无比,藏起来,莫要戴在手上,以免为你招来祸事。”
    ;;;;说完,她与中年男子离去。
    ;;;;房间内,沐婉榆看着手指上的纳戒,脸上,泪水如同决堤一般不断涌出。
    ;;;;
    ;;;;女子与中年男子出了学院后,中年男子看向女子,“暮祈,抓捕吗?”
    ;;;;名叫枭枭的女子微微摇头,“此人危险,身份不明,贸然抓捕,危险极大,我去见见他。”
    ;;;;中年男子沉声道:“危险!”
    ;;;;枭枭平静道:“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一个滥杀之人,那许宾若是不露杀意,肯定不会死,我去见见他。”
    ;;;;说完,她一个转身,整个人直接化作一缕残影消失在不远处。
    ;;;;
    ;;;;车上。
    ;;;;秘书看了一眼后视镜的叶观,然后道:“叶先生,我们回紫郡小区吗?”
    ;;;;叶观摇头,“不!”
    ;;;;秘书问,“那?”
    ;;;;叶观想了想,然后道:“去燕京!”
    ;;;;燕京!
    ;;;;秘书微微一愣,放在油门上的脚下意识用力,差点追尾,她连忙减慢车速,然后道:“叶先生,我们不能坐这个去燕京。”
    ;;;;叶观不解,“为何?”
    ;;;;秘书道:“因为油不够!”
    ;;;;叶观有些不解,“油不够?什么油?”
    ;;;;秘书沉默。
    ;;;;眼前的叶先生,平时看起来挺正常的,但偶尔会有问题,当然,她也不是很意外,因为她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位叶先生被车撞过。
    ;;;;在秘书的解释下,叶观顿时明白了什么是油,就跟灵气一样,人需要灵气,车需要油,都是一种能量。
    ;;;;秘书又道:“叶先生,从这里去燕京,路途遥远,只能坐飞机,而且,你没有身份证明,因此,即使要去,我们也只能等等。”
    ;;;;叶观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