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咽喉要地
    ;;;;赵王看着狼狈逃回的赵景裕,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是惩罚这厮的不听号令擅自行动,还是应该重赏他的不世奇功。
    ;;;;以五百轻兵深入敌后,一把火烧掉了庞浚大军的全部粮草,无论怎么重赏都不过分。可赵王素来以治军严谨军法严明著称,眼下赵王当真是为难了。
    ;;;;赵王沉吟良久,这才拍板决定:“赵裕麾下五百人有大功,先行记下,等战后回邯郸一律重赏!”
    ;;;;赵国将军们全都十分振奋:“君上英明!”
    ;;;;赵王脸色严肃起来,看向了赵景裕:“赵裕,你不听号令擅自行动,虽立下大功,却也是军中大忌。只此一次,下次绝不可再自行其是,你可明白?”
    ;;;;赵景裕赶忙起身拱手:“末将明白。”
    ;;;;赵王大笑两声,极其畅快:“庞浚没了后续粮草,现在难题就摆在他面前了,到底是猛攻榆城还是灰溜溜地撤退?传寡人将令,全军戒备,准备迎击魏军!”
    ;;;;赵国将军们士气高昂,一齐拱手:“铮铮赵人,复我河山!”
    ;;;;……
    ;;;;庞浚的拳头狠狠砸在面前的长案上,下首的魏国将军们噤若寒蝉。
    ;;;;庞浚粗重地喘息了几句,决心整肃军法:“守卫粮屯的将军何在?”
    ;;;;满帐安静,片刻后,有一员魏将壮起胆子起身拱手:“禀告上将军,守卫粮屯的未辛将军自感有愧于魏王,已经引剑自刎了。”
    ;;;;庞浚沉默片刻,冷声说道:“传本帅将令,全军集结,猛攻榆城!”
    ;;;;帐内魏将如释重负,一齐起身:“谨遵将令!”
    ;;;;庞浚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场原本可以兵不血刃结束的战斗,眼下却要用他珍贵的魏武精兵去攻城。魏军粮草有限,只能全力破城!
    ;;;;至于撤回魏国来春再战……根本不可能,大魏国不可能接受连续两年在小小的赵国面前无功而返,魏王绝不会允许自己就这样撤军,国内蛰伏已久的政敌们也会抓住这个机会向着庞浚疯狂反扑……
    ;;;;庞浚狠声道:“全军必要竭力进攻,三日内本帅要站在榆城城头!”
    ;;;;……
    ;;;;一轮血红的残阳缓缓西沉。时至秋末,北方已经有了些许寒意,战场两侧的树木有些已经秃了。残阳带来的些许暖意透过这些看上去稍显破败的树梢,斑驳地洒在大地上。
    ;;;;这些许阳光洒在榆城的城墙上,照出一片可怖景象。连日的厮杀让城墙已经陷入了一片血泊之中,一层又一层的鲜血糊在城垛上,让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看起来黏黏糊糊,城下的魏军手里的云梯几乎都要搭不稳城墙了。
    ;;;;天色已晚,魏国主帅下令收兵,城下如潮水一般的魏军暂且退去。城墙上,赵国的士卒们高举刀剑,发出了并不算响亮的欢呼声。
    ;;;;欢呼声有气无力,这倒并不是因为赵军士卒士气不高,实在是一整日的战斗已经掏空了他们的体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