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麦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女配?不,我是妖孽 > 第三十六章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2
    ;;;;当黄文达再醒来,衙门已经派人收了他爹的尸体,掌柜的带他去衙门认领尸体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愿意开口,不愿意搭理别人。
    ;;;;掌柜的担心他因此病倒,可是黄文达吃喝一样不落,到现在他依旧清楚记得,结局,账本,孟翁的书信,虽然那不能算是账本,其实那就是两个人打算好的,在上面把需要什么,都给算了写上而已。
    ;;;;这三样东西,是他借口去衙门再看一眼尸体的时候,偷出来的。
    ;;;;书信,他就看过一遍,那个年纪,本来就不懂事,再加上刚死了爹,他能看明白什么?
    ;;;;只觉得字里行间,都写着孟翁抛下他爹的那种无情。
    ;;;;也因为如此,从小在心里就祸根深种。
    ;;;;他发誓,一定要孟家全家老少,不得好死!
    ;;;;现在想想,黄文达只觉得自己蠢,那封孟翁留下的信,他没看过第二遍。
    ;;;;甚至从来都没有仔细去想,为什么钱庄忽然翻脸不认人。
    ;;;;不过,在孟晓晚而言,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心里是不能够理解的。
    ;;;;“你想说什么?还有遗言?”
    ;;;;黄文达再度抹了一把雨水,好让自己的视线不被阻挡。
    ;;;;他看着孟晓晚说道:“其实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我吃了聚灵丹,灵魂都被连在一起,最多半年,肯定耗尽元阳而死。”
    ;;;;“与我无关。”孟晓晚沉声回答。
    ;;;;黄文达摇头:“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你清醒了,不必自责,你没害我,你只是帮我提前解脱。”
    ;;;;孟晓晚皱紧了眉头:“你到底在演什么?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觉得自己太蠢!”黄文达告诉她。“我长大的这些岁月中,我能够平心静气的日子,屈指可数。”
    ;;;;“但因为想做生意,南来北往地跑,你孟家什么时候回到冷家沟的,我都不知道。”
    ;;;;“直至做了捕头之后,某一天突然看见孟家钱庄……”
    ;;;;“可是,一切都是我的臆想,还有黑魔的利用!对不起了,孟小姐。”
    ;;;;言及此,黄文达突然爬起来,跪在地上,冲她磕了一个头。
    ;;;;孟晓晚连连摇头,后退了两步。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前后不一,就算想明白了,能这么快吗?”
    ;;;;“此前还在我家想害我父亲,一转头,你就想明白了?”
    ;;;;黄文达微微抬头:“有时候,很多事情真的只在一念之间,动手吧!”
    ;;;;“对了……”
    ;;;;咔嚓!
    ;;;;孟晓晚没给他这个机会,抬手就是一刀,从脖子上劈过!
    ;;;;血和着雨水,一起溅在她的裙摆上,孟晓晚大口大口喘着气,她想不明白,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放过这个人!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
    ;;;;杀和不杀,在这一刻,已经不再是问题。孟晓晚宁愿相信他最后是看时机成熟,想抛出阴谋。
    ;;;;“大概,他想求你放过他弟弟吧,毕竟这世界上,就剩黄耀武这一个黄家人了。”
    ;;;;“谁!”孟晓晚循声看去!
    ;;;;巷口的位置,一个黑色长袍的男子依靠在墙上,缓缓地摘下头上的斗笠。
    ;;;;“青竹?”孟晓晚说着,就抬起了刀。“你说,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
    ;;;;但这一抬刀,她不免顺着看过去,那巷子里,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捕快!
    ;;;;那些……也都是她杀的。
    ;;;;“你觉得我是谁?”青竹反问。
    ;;;;孟晓晚想了想,才说道:“魔尊,伏天?”
    ;;;;“你说是就是,说不是,也不是!”青竹扔掉了斗笠,走近看了看黄文达的尸体。
    ;;;;“不错,出手干脆利落,有点你当年找我的时候的风范了!”
    ;;;;“当年……”孟晓晚突然想明白过来,前面的剧情发生改变!当年,也和书中不同。
    ;;;;“你指的是虚浮山大战之前?”
    ;;;;青竹笑着点了点头:“终于想起来了?孟小姐!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很诚信,你要我联合魔族,届时凤凰双剑归他们,长明门归你。”
    ;;;;“我问你,交易还算数吗?”
    ;;;;孟晓晚顿时失去底气,再度后退了两步,脚下还有些趔趄。
    ;;;;“我还真是个恶毒女配。”
    ;;;;青竹只是问她:“回答我,孟晓晚,交易还算数吗?”
    ;;;;“这么说,你真的是魔尊?”孟晓晚问。
    ;;;;青竹摇头:“这个,就留给你自己去猜了,只是,我想不明白一件事,出卖同门都能那样果敢,现在,你在愧疚什么……”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内心。
    ;;;;“这里,是不是很难受?”
    ;;;;“别听他的!”突然,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厉声喝道。
    ;;;;孟晓晚跟个惊弓之鸟一样,四处去看。
    ;;;;“又是谁?”
    ;;;;“姑娘,许久不见。”人,在身后,缓缓踱步而来。“当年的一饭之恩,送衣之恩,老朽还铭记于心呢。”